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讲堂 >


陈东升:拥抱企业家就是拥抱市场经济、拥抱未来
时间:2021-06-14 07:51来源: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 作者:陈东升 点击:

近日,第21届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年会闭幕。亚布力论坛理事长、泰康保险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东升致闭幕辞。以下为讲话全文,有删节。

 
 1 传承企业家精神
亚布力21年了,今年的亚布力年会有很多新的变化,越来越走向成熟。去年是亚布力20年,我们举办了盛大的永久会址落成仪式纪念亚布力20年,高云龙主席亲自来到这里,把永久会址作为全国工商联年轻企业家的培训基地。
 
今年是亚布力新20年的开始,张文中轮值主席在开幕式上对亚布力的六个认识,把我们对亚布力的认识和研究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今天我们也请艺术家来跟我们做一个分享,我们总是有新的元素在变化。
 
还有这一次的会我们是在夏季开,好多理事从来没有夏季来过亚布力,突然看到夏季好像比冬季更美、更迷人。特别是晚上在深深的夜色中看到我们永久会址熠熠生辉的这样一种梦幻的景色,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最重要的一个创新就是跟当地经济切切实实地、更紧密地结合起来了,过去我们20年每年在这里开会,各个地市的领导也都纷纷过来跟我们的企业家交朋友,推动大家来投资兴业,推动龙江经济发展。所以这一次我们也虚实结合,第一次和黑龙江省委省政府举行大型的招商推动会,把亚布力思想的盛宴和黑龙江经济发展结合起来。昨天晚上大家看到,盛况空前。黑龙江省又来了一位从福建厦门这个经济发达地区、沿海地区来的实干型的新省长。昨天很多福建和厦门的顶级的大企业家也都来到这里。这都是这一次我们论坛的一个新的变化。
 
当然亚布力这些年一直在做一件事,不管是我们的主旨演讲还是这次闭幕的演讲,我们都推动年轻企业家走上这个舞台,让中国的企业家精神代代相传。我们看到了一批又一批年轻的企业家在成长。我认为中国经济一直保持这样一个高速的发展和活跃,就是我们的企业创业创新的浪潮一波接一波,从84派、92派到海归网络派,从40后、50后、60后,70后、80后到90后,现在00后的创业者都起来了。
 
所以我说中国的创新创业就像当年的革命洪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股创业创新的浪潮,一棒接一棒,中国社会呈现的创新创业的企业家精神,可以说在全世界、在人类历史上都没有展现过这样一个波澜壮阔、一浪接一浪的盛况。这就是中国的希望,这就是中国的未来。
 
中国这40多年,就是政府主导经济,国企、外资、民企加政府四股力量推动中国的改革开放。民企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到今天半壁江山,民营企业家也逐步地走向中国经济的中心舞台,甚至走向世界经济的中心舞台。
 
我有一个观点,中国的民营经济就是市场经济的代表,是创新经济代表,也代表了高科技经济。我们回头来看,互联网公司基本都是民营企业,后来我们的制造业,像白色家电、手机,大家昨天看到王传福,李东生都是制造业的优秀的代表;今天兴起的新一波电动汽车产业,民营企业也是一支最活跃的力量。我昨天在致辞的时候说,现在地方经济发展,已经从土地财政转向了税收财政。税收财政就是项目财政,就是企业财政,就是企业家财政。跟企业家交朋友,创造优良的营商环境,支持和培育年轻的创新创业的企业家成长和进步,就是拥抱市场经济、拥抱未来。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年轻企业家的发展,是中国经济最大的现实和写照。
 
 2 对大变局的认识
今年我们年会的主题叫“大变局下开新篇”。我也想跟大家分享我的一些思考。我记得在2010年大理的夏季峰会的时候,我跟田溯宁在大理古城散步的时候聊天,我说当今影响世界有四个大的因素,大家可以猜到,全球化是第一大影响力因素,第二个是互联网,第三是气候变暖,第四个就是中国崛起。11年前讲这四个大的要素在影响整个世界。我认为前三个因素都是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第四个是区域结构的变化。
 
其实那只是一个简单的平行的罗列,我认为那还不够深刻,最近我也进行了重新的思考和组合排列。全球化和中国崛起是一个逻辑,是一个问题。全球化和中美竞争,是整个世界地缘政治的一个大变局。
 
全球秩序基本上都是大国主导。二战前是以欧洲为重心,是德国挑战英国,最后美国崛起重构了三角结构。二战后的三角结构是美国、苏联和中国,我们以1972年尼克松访问中国为节点,如果那个时候美国经济是100,苏联的经济最高大概是美国的41%;中国的GDP是美国的多少呢?8.9%。今天世界的大势基本上还是由这三家来决定的,但是倒过来了,如果还是美国是100,今天中国是74,当然今天已经没有苏联了,俄罗斯是今天美国的7.5%。这是彻底的一个结构的变化。
 
这三个大国的大国演绎又发生了非常有趣的变化。二战后,国际上分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阵营,其实是市场经济阵营和计划经济阵营。1972年尼克松访华,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1991年苏联解体,从此一个巨大的变化发生了。什么变化呢?苏联和中国,或者说俄罗斯和中国都实现了市场经济。今天最有趣的现象是整个世界都是市场经济,不管是什么制度,不管是什么政党来执政,市场经济成为了人类最大的一个公约数。我经常讲,价格改革形成了我们市场经济的制度和体系;产权和所有制的改革,诞生了浩浩荡荡、像洪流一样一波接一波的企业家和企业家阶层。俄罗斯呢?因为进行了休克疗法,把所有的国家资产平均分配老百姓,寡头通过很低的价格把这些股票收起来,形成寡头经济。所以说俄罗斯最大失败就是没有进行一个企业家的培育和成长的过程。中国在党的坚强领导下,我们的经济,我们的扶贫,取得的成就在人类历史上是没有的。所以今天三个大国都是市场经济,但是国家的治理结构,国家的文化历史和治理结构是不一样的。
 
还有一个全球化的本质。我一直认为,全球化就是一个产品的要素进行全球配制。苹果手机是典型。但是全球要素配制,唯有一个要素不好流动不能流动,就是劳动力。所以跨国公司进行全球要素配置的时候,它会自然的选择便宜的和能够源源不断大规模提供廉价劳动力的国家。全世界这样的国家就有中国,是中国三亿农民工托起了中国的现代化。正因为劳动力不能流过来了,工作岗位就流过来了。其实“特朗普现象”不是今天开始的,在克林顿时代、在小布什时代就发生了。美国有大量的研究,2012年《华尔街日报》就写了600万的工作岗位流向了中国和东南亚的这些国家。所以美国中西部的白人蓝领中产阶级的生活受到了严重的萎缩,特朗普就是这个阶层的代言人。
 
所以说全球化巨大的优点是要素进行全球配制效率最优,这符合经济学的最优选择。但是劳动力不能够流动,带来劳动力结构的变化,甚至带来政策问题。这就是全球化最大的死结,这是全球化带来巨大的地缘政治的矛盾。
 
第二,气侯变暖和互联网,和我们今天讲的科技进步,它又是一个逻辑。昨天王传福的分享让我很敬佩,他10年前就做那样一个片子,思考能源结构的变化。10年前我也作为一个对社会变化的思考者,在首届贵阳国际生态论坛我做了一个演讲。我认为整个工业文明最底层的结构就是化石能源,工业革命带来的今天我们所有的财富、所有的福祉、所有的生活方式,就是建立在烧煤,烧石油的基础上。我们是用地球40亿年的储备,这个储备总有一天是要用完的。王传福为什么有今天这样的伟大企业,他也是建立在这个逻辑上。所以我说“双碳”的本质,是对工业文明一次彻底的批判,是对工业文明以来我们生活方式彻底的一次变革。
 
我当时也提出来,人类要进入生态文明,我今天更坚定的讲,我们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进入新的生态文明。生态文明就是把农业社会天人合一,自然和谐的这样一种理念和生活的观念,和工业时代带来的福祉结合起来,形成简约生活方式。
 
“双碳”带来了电动汽车、太阳能和风能等产业和能源结构的巨大变化。解决了太阳能和风能等的储存,就解决了能源的流动。分布式存储就像今天我们所有大规模的电网,它的出现会改变我们所有今天依赖能源的地下管道和天上的高压电线,会带来一次深刻的整个文明结构的一次变化。所以说是一批10万亿、100万亿的新产业在诞生,一批10万亿,100万亿的旧产业,就像当年的柯达胶片,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前天刘明康主席讲,“双碳”对中国又是一次伟大的机遇,首先我们解决能源的安全问题。中国石油进口量是世界第一,我们对二氧化碳的排放也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其次今天的太阳能和风能我们是走在世界上最前面的,我们的技术,我们的能力是最强的。还有电动汽车、智能汽车包括未来的智慧城市,将把我们的出行,把我们的生活方式都变化了。
 
第三个大的变局,就是我最近到处跟大家交流的,长寿时代即将来临。长寿时代来临最核心就是人的预期寿命每10年增加2到3岁,大概再过30年到50年,整个人类预期寿命会接近100岁,所以叫“百岁人生”即将来临。现在60岁以上的人75%都有慢病,所以长寿时代百岁人生,人人带病长期生存。这是第一个变化。第二,过去我们定义人生的尺度是60岁,20岁是年轻人,40岁是中年人,60岁是老年人;今天这把尺子拉到100岁,所以40岁还是年轻人,60岁是中年人,80岁才是老年人。这个尺子拉长,它会改变很多结构。最重要的是30到50年以后,全球、全人类又进入一个新的均衡。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如果人口出现负增长,我们未来的经济动力是什么?
这三个大的变局,构成了人类社会真正的百年、千年之大变局,甚至是人类有历史之大变局。

版权声明:文章来源公众号“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本微信号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如果您认为此文涉及侵权或标注与事实不符,请告知我们。

 

(责任编辑:admin)